<acronym id="euulo"></acronym>
    <acronym id="euulo"></acronym>
  1. <p id="euulo"></p>
  2. <acronym id="euulo"><label id="euulo"></label></acronym>
    <output id="euulo"></output>
    ?

    當前位置: 首頁 > 元曲三百首 >

    張可久《折桂令·游金山寺》“倚蒼云紺宇崢嶸”翻譯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xizangzt.com    發布時間:2014-11-29 22:29
    〔雙調〕折桂令·游金山寺
    張可久
    倚蒼云紺宇崢嶸②,有聽法神龍③,渡水胡僧。
    人立冰壺④,詩留玉帶⑤,塔語金鈴。
    搖碎月中流樹影⑥,撼崩崖半夜江聲。
    誤汲南泠⑦,笑煞吳儂⑧,不記《茶經》⑨。

    注釋:
    ①金山寺:又名龍游寺、江天寺,在鎮江長江中的金山上(金山至清代方與南岸毗連)。
    ②紺(gàn)宇:佛寺,佛寺多以紺色琉璃作屋頂。
    ③聽法神龍:北宋慶歷間金山寺毀于火,寺僧瑞新發誓重建。相傳有神龍化為人形前來聽法,顯身潛入金山下的龍潭,寺僧因得布施錢百萬。元釋明本《題金山寺》:“龍化楚人來聽法,手擎珠獻不論錢。”
    ④冰壺:喻潔凈的世界。
    ⑤詩留玉帶:據宋范正敏《遁齋閑覽》及《金山志》記載,金山了元佛印法師曾與蘇軾參禪,蘇軾賭敗,留下玉帶永鎮山門?!短K軾詩集》卷二十四有《以玉帶施元長老,元以衲裙相報,次韻二首》的詩作。
    ⑥中流樹影:唐張祜《金山》:“樹影中流見,鐘聲兩岸聞。”人以為傳出金山的特色。
    ⑦誤汲南泠:唐陸羽精于茶事,世稱茶神。湖州刺史李季卿命軍士汲取長江南泠水,煮茶請陸羽品嘗,陸羽說茶瓶上半是江岸水,下半才是南泠水。召來軍士一問,原來他們因汲得的水在舟中晃出了一半,所以臨時在江岸邊汲水補入。事見唐張又新《煎茶水記》。南泠,一作南零,在鎮江附近的長江中心,陸羽品其水質為天下第七,《煎茶水記》則品為第一。
    ⑧吳儂:吳人。
    ⑨《茶經》:陸羽論茶的經典著作。

    譯文
    高高的佛寺橫空出世,直與濃云相傍。這里曾有神龍幻形前來聽講,還有從遠道渡江到此的西域和尚。
    游人置身于玉潔冰清的世界之中,憶起東坡留下玉帶和詩篇的佳話,聽那寺塔的金鈴陣陣作響。
    樹影出現于長江的江心,搖碎了波面的月光。夜半的江濤,隆隆地震撼著崩壞的崖壁,勢不可擋。
    昔時曾有軍士拿江岸水冒充南泠水的情況,可笑如今的吳人,早已把《茶經》遺忘。


    賞析:
    《折桂令·游金山寺》是元代著名的散曲家、劇作家張可久游覽鎮江金山寺時所作的一首小令。這首小令渲染了金山寺濃郁的佛學氣氛,風調蒼莽悲郁,表達了作者撫今追昔的感慨。

    小令入手擒題,以三句寫出了金山寺宏偉的外觀與富有宗教色彩的精神內質。“蒼云”是實景,又暗用《寶雨經》“乘蒼云來詣佛所”的佛教語言;“聽法神龍”、“渡水胡僧”,則呈示了寺內的宗教氣氛與巨大的感召力。龍、僧對舉,當是受唐張祜《題潤州金山寺》“僧歸夜船月,龍出曉堂云”名聯的啟示,但在曲中更見形象。以下三句鼎足對,則度入了“游金山寺”的“游”。盡管與作者形象直接關聯的僅出“人立冰壺”一句,但“詩留”、“塔語”,也間接反映出詩人觀景、懷古乃至詩興遄發的景象。而此三句中,又進一步表現了金山寺的風物特色與文化內涵。這一切都從“風神”落筆,自覺氣象不凡。
    “搖碎月”一聯為細染,對象為“樹影”與“江聲”。值得注意的是,詩人的寫景突破了時間的限制,將眼前的實像都轉移至夜間表現,這是為了取得更為完美、典型的藝術形象效果。從前文的“蒼云”、“冰壺”來看,作者的游覽已近黃昏,這就為他進一步馳騁想象提供了條件。樹影中流、江聲撼崖,置于夜半“碎月”之中,更添一種蒼莽悲郁的風調。作者的襟懷茫遠、心潮澎湃,也于此間反映了出來。
    末三句的“誤汲南泠”云云,看似無端,實為眺望南岸所見景觀的聯想。時值黃昏,南岸人家汲水回家,一片熙熙攘攘的生活情景。他們的“汲水”是為了應付日常的需要,自然“不記《茶經》”,曲中的這一筆便點出了這一實質。然而,金山寺的游覽卻激起了詩人的無窮雅興,所以要“笑煞吳儂”了。這三句巧妙地借用典故,為這快游的滿足心態畫上了句號。
    由此可見,借景見情、借物象見游興,是該曲在內容表現上的特色。而為了達到這樣的效果,全曲錘煉字句,尤以活用典故、成句見長。這種活用,又表現在虛實相兼上。所謂實,即屬于本地風光,如“聽法神龍”、“詩留玉帶”、“中流樹影”、“誤汲南泠”,其故實在注釋中已予解釋。所謂虛,即典故雖非金山寺所自有,而其意蘊卻有助于實景的印證。如“渡水胡僧”,令人聯想起達摩一葦渡江、杯渡和尚借杯渡水的宗教故事;“塔語金鈴”,令人聯想到《晉事·佛圖澄傳》中佛圖澄聞塔鈴而知寓意的典故。這一切,都有助于烘染金山寺作為釋教勝地的氛圍和氣象。

    作者簡介
    張可久(約1270年—?),元散曲家。字小山。一作名伯遠,字可久,號小山。慶元(今浙江鄞縣)人。先以路吏轉首領官,后曾為桐廬典史,至正初遷為昆山幕僚。因仕途不得意,晚歲久居西湖,以山水聲色自娛。他與馬致遠、盧摯、貫云石等詞曲唱和,尊馬致遠為先輩。一生專力寫散曲,尤致力于小令,是元代后期最負盛名的散曲家之一。今存小令855首,套曲9套,在元代散曲作家中數量之多首屈一指。




    相關閱讀

    徐再思《水仙子·馬嵬坡》“翠華香冷夢初醒,黃壤春
    徐再思《陽春曲·閨怨》“妾身悔作商人婦,妾命當逢
    元好問《人月圓·卜居外家東園》閱讀答案及翻譯賞析
    元好問《小圣樂·驟雨打新荷》閱讀答案附翻譯鑒賞
    張可久《殿前歡·次酸齋韻》“白云來往青山在,對酒
    小桃紅-楊果元曲三百首經典賞析與注釋翻譯

    有幫助
    (1)
    ------分隔線----------------------------
    ? 处破女免费观看
      <acronym id="euulo"></acronym>
      <acronym id="euulo"></acronym>
    1. <p id="euulo"></p>
    2. <acronym id="euulo"><label id="euulo"></label></acronym>
      <output id="euulo"></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