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uulo"></acronym>
    <acronym id="euulo"></acronym>
  1. <p id="euulo"></p>
  2. <acronym id="euulo"><label id="euulo"></label></acronym>
    <output id="euulo"></output>
    ?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習資料 > 高中語文試題 >

    廈門市2022屆高三第二次質量檢測語文試題及參考答案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xizangzt.com    發布時間:2022-03-09 08:51
    廈門市2022屆高三第二次質量檢測語文試題
    一、現代文閱讀(35分)
    (一)現代文閱讀I(本題共5小題,19分)
    閱讀下面的文字,完成1~5題。
    材料一:
    中國素來有“書畫同源”一說。唐代書法家虞世南在《筆髓論》里說:“倉頡象山川江海之狀,龍蛇鳥獸之跡,而立六書。”這是從書法與繪畫的起源上說的。
    而在藝術的境界和追求上來說,“書畫同源”又表現為相似的藝術趣味。近代大書畫家黃賓虹曾說過:“書畫同源,欲明畫法,先究書法,畫法重氣韻生動,書法亦然。”書法和繪畫之所以在藝術趣味上也“同源”,是因為,一方面,中國文字的孽乳,是從象形出發,逐漸生發出指事、會意、轉注、假借等抽象的表意形式,從反映事物之形象的圖畫,逐漸演變為抽象的表現符號;另一方面,中國繪畫從秦漢時代開始,就奠定了一種輕寫實而重抒情、寫意的藝術傾向,繪畫從客觀如實地展現自然、人物的形象,轉向表達畫家本身的情感、觀念和想象。這樣,中國的文字和繪畫,就呈現出一種合流的趨勢。于是,它們的形式載體-書法和中國畫,就具有了一致性的藝術追求:“氣韻生動”。
    “氣韻生動”是南朝齊梁時代的謝赫在《古畫品錄》中所提出的一個概念。“氣韻”,也就是“神韻”,是指人物的精神氣質。生動地表現人物的精神氣質和性格特征,便成了這一時代繪畫的最高藝術水準。而后,山水畫、花鳥畫等興起以后,“氣韻”便從人物擴展到一切繪畫的表現對象。繪畫的氣韻表現,所依賴的是筆墨、線條和色彩;而書法則更是筆墨和線條的藝術,繪畫中的色彩,在書法中則表現為用墨的濃淡和干濕。
    關于書法的氣韻,漢代書法家蔡邕曾說過:“書者,散也。欲書先散懷抱,任情恣性,然后書之。”“書者,散也”,是說書法是審美心胸、藝術情思的表現。在古人心中,文字本身是有生命、情韻的,書法家的使命,就是把文字本身的生命律動和情韻展現出來。
    關于繪畫的氣韻,蘇軾在一首評論文與可畫竹的詩中寫道:“與可畫竹時,見竹不見人。豈獨不見人,嗒然遺其身。”文與可筆下的竹子融入了主觀的情致、神思和想象,因而變化萬端,活潑潑地展現出了“自然”本身的生動景象與境界。
    只有氣韻生動的書畫作品,才能夠稱之為“美”的,才能展現出中國文人的情懷和創造力。
    (摘編自劉悅笛、趙強《無邊風月:中國古典生活美學》)
    材料二:
    談到繪畫,首先應打破傳統的書畫同源,或書出于畫的似是而非之說。從我國龍山期、仰韶期的彩陶,以建殷代的青銅器,其花紋可以說是今日能夠看到的中國最古的繪畫。但兩者皆系圖案的、抽象的性質,反不如原始象形文字之追求物象。一直到戰國時期,才有一部分銅器上的狩獵、動物的花紋,帶有活潑的寫實意味。由這種古代實物的考察,可以明了我國的書與畫,完全屬于兩種不同的系統。由最早的彩陶花紋來看,這完全是屬于裝飾意味的系統;它的演變,是隨被裝飾物的目的,及關于此種目的的時代文化氣氛而推動,所以它本身沒有象形不象形的問題。由甲骨文的文字來看,這完全是屬于幫助并代替記憶的實用系統,所以一開始便不能不追求人們所要記憶的事物之形。等到約定俗成之后,便慢慢從事物之形中解放出來,以追求實用時的便利。
    書畫的密切關聯,乃發生在書法自身有了美的自覺,成為美的對象的時代,這開始于東漢之末,而確立于魏晉時代。其引發此一自覺的,恐怕和草書的出現有關系。因為草書雖依然是適應簡便的要求,但因體勢的流走變化,易于發揮書寫者的個性,便于不知不覺之中,成為把文字由實用帶到含有游戲性質的藝術領域的橋梁。書法從實用中轉移過來而藝術化了,它的性格便和繪畫相同。加以兩者使用筆墨紙帛的同樣工具,而到了唐中期以后,水墨畫成立,書與畫之間,更大大地接近了一步,于是書畫的關系,便密切了起來,遂使一千多年來,大家把兩者本是藝術性格上的關聯,誤解為歷史發生上的關聯。
    即使在藝術性的關聯上,后來許多人,以為要把畫畫好,必先把字寫好的看法,依然是把相得益彰的附益的關系,說成了因果上的必然的關系。
    書與畫的線條,雖然要同樣的功力,但畫的線條,一直在吳道子晚年的“如莼茉條”出現以前,都是勻而細的,有如“春蠶吐絲”的線條,這和書的線條,也是屬于兩種形態,自然需要用兩種技巧。事實上,固然許多人善書同時也善畫,但吳道子本來是“學書于張長史旭,賀監知章。學書不成,因工畫”。而沈顥《山水法》在落款項下謂:“元以前,多不用款,款或隱之石隙,恐書不精,有傷畫局。”這即足以證明繪畫的成就,原與書法并無關系。宋以后,有一部分人,把書法在繪畫中的意味強調得太過,這便會無形中忽視了繪畫自身更基本的因素,是值得重新加以考慮的。
    (摘編自徐復觀《中國藝術精神》)
    1.下列對材料相關內容的理解和分析,不正確的一項是(3分)
    A.材料一認為,中國文字從象形演變為抽象的表意符號,繪畫也由寫實轉向寫意,二者的藝術追求呈現出合流的趨勢。
    B.材料一認為,“氣韻生動”本是中國畫的藝術追求,因為書畫工具的一致和筆法的相似,便也成為書法的藝術趣味。
    C.材料一認為,藝術家要將自我的情思和想象融入書畫作品中,方能充分表現文字、人物、山水和花鳥等對象的神韻。
    D.材料二認為,原始象形文字追求物象,可以幫助并代替記憶,體現了實用功能,這與原始繪畫的審美功能完全不同。
    2.根據材料內容,下列說法正確的一項是(3分)
    A.近代大書畫家黃賓虹曾說“欲明畫法,先究書法”,這種看法具有歷史局限性,以今天的眼光來看價值不大。
    B.如有證據表明原始文字的象形兼具審美功能,或原始繪畫兼具實用功能,便可作為“書畫同源”說法的支撐。
    C.吳道子晚年繪畫線條“如莼菜條”與沈顥《山水法》里的說法,都可用來佐證繪畫的成就原與書法并無關系。
    D.材料二先分析古文字的發展,又從草書的角度闡述書法的藝術化,表現了作者對書法藝術傳承與發展的反思。
    3.結合材料內容,下列選項中最能支持材料二觀點的一項是(3分)
    A.元代書畫家朱德潤說:“故倉頡作書之義,與畫體同而文異。”
    B.明代書畫家、文學家徐渭說:“迨草書盛行,乃始有寫意畫。”
    C.學者聞一多認為書與畫只是近親,因為相近,便喜歡互相拉攏。
    D.作家王鼎鈞認為“書畫同源”指的是書畫都要師造化、法自然。
    4.請簡要分析材料二第一段的論證思路。(4分)

    5.宋、元時期文人將書法的筆墨技法引入繪畫,逐漸形成中國畫重視筆墨的藝術特征,畫家張仃認為“筆墨就是中國畫的局限,就是中國畫的個性。”請結合材料談談你的看法。(6分)



    (二)現代文閱讀II(本題共4小題,16分)
    閱讀下面的文字,完成6~9題。
    跳馬
    路內
    小孩小名叫阿毛。副隊長到嘉定拉隊伍時,他正在路邊討飯,不知怎地跟定了副隊長,就一起到了鎮上,聽口音是上海本地人。大隊長說,這么小的孩子,就帶在隊伍上吧,只是不要給他耍刀玩槍,出去貼貼標語也好。小孩是讀過點書的,國民革命、新四軍、抗日救亡,全都會寫,只是缺乏管教,兩個隊長調教了好些天,現在可以帶出去了。
    這支隊伍上,大隊長是體育教員,三十一歲,副隊長是個讀書郎,只有十八歲。小孩有一天問福元,阿叔,我是不是跟錯了人,我想跟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大王,天天與日本人干仗,怎么跟了兩個先生?不但不發槍給我,還要讀書寫字,要練游泳和跳馬。福元大笑。
    昨天夜里,兩個隊長商量關于孫慶榮公開投敵的事。說孫慶榮得了日本人的錢糧軍火,必來尋釁,決定連夜召集人馬,撤出上海。大隊長卻崴了腳,只得回家休養。副隊長孤身往西走了。
    天亮時,福元帶著小孩去看大隊長。大隊長說,你帶小孩去蘆葦蕩避避風頭吧。臨別,大隊長摸摸小孩的頭,問說,跳馬練得如何?小孩說,報告司令,矮一點的木箱能跳過去。大隊長說,你記得我說的話,練好體育,等你長大,去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日本人跳馬水平很高,不要輸給他們。小孩說,司令,都打仗了,還參加什么運動會。大隊長說,體育和讀書寫字一樣,讓你學會做人,亡國奴才是沒有資格上賽場的。
    這是八月的天氣,沒有一絲風。福元背著步槍,帶著小孩往西走。阿叔,你手上這桿槍是我搞來的。當天副司令帶了我去警察局借槍。警察一問副司令才十八歲,膽氣沖天,不肯借。后來司令來了,警察問他會不會打槍。司令借了一桿,嘩嘩地拉了槍栓,走到街上,又往對面巷子里走了五十步,一槍就把警察局的招牌給打下來了。警察服了,就說,二位的氣度,能帶十萬兵,備長槍十支,短槍兩支,子彈五箱,送至府上。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司令。
    福元看了看小孩,忍不住打趣說,王橋村的那個小姑娘,叫啥名字。小孩說,叫芳蕙,不大識字,跑得比我還快,司令說她可以做田徑運動員,司令天天想開運動會。福元說,大隊長就是這樣的,他是體育教員。
    福元決定進樹林。樹林背靠一座小山包,林間一片空地,是平日練兵的場所,槍靶和人形草垛早已收走,如今僅剩一個大木箱,是大隊長親手量出的尺寸規格,并辟了一條跑道,讓隊員們練習跳馬。福元在里面搭了個窩棚,日近中午,想著可以瞇一覺。
    小孩不必交代就自覺地放哨站崗。福元的鼾聲大了起來,小孩漸感無聊,他上了跑道,踢掉鞋子,挺腰抬腿,按大隊長教的做了幾個預備動作,隨后跑向木箱。這一次居然跳了過去,且穩穩地落在地上。小孩十分高興,這時聽到樹林里有布谷鳥叫。小孩喝道,是誰。只見芳蕙從一棵樹后面繞了出來。
    福元也醒了,嚇得不輕,摸到槍,從窩棚另一頭爬起來看。芳蕙說來時遇到一隊兵,二十多個人,往鎮上去了。福元說我得去通知大隊長,實在不行就把他背出來,總之不能讓他落在敵人手里。我們的人都在王橋村的祠堂,你們去找副隊長,告訴他趕緊帶教兵來。說罷往鎮上飛步奔去。
    此地距王橋村尚有十里路。太陽高照,沒有一絲風。周圍盡是稻田,路越來越窄。就在這時,聽到一陣嗡嗡的聲音。小孩頓時緊張起來,不好,日本人的飛機來啦。芳蕙大駭,往樹林里跑,小孩一把拽住她,說,躲到橋底下。果然兩架飛機從南邊過來,飛得很低。小孩說,遇到飛機,你要記得,不可往樹林里躲。芳蕙覺得小孩在發抖,拍了拍他,等到飛機遠了,聽到小孩的牙齒發出咯咯噠噠的聲音。
    太陽已經西落。小孩加快了步伐,看見了遠處王橋村的祠堂。小孩跑進祠堂,見到隊伍里的王大貴,問副隊長在哪里。王大貴說,副隊長剛走。小孩說,找到副司令,我有要緊的情報,天黑了你要是尋不到副司令,老子就把手榴彈丟到你家里去。王大貴一道煙地跑了。
    小孩覺得很累,坐在地上,背靠墻壁。芳蕙說,你好講講為啥飛機來了不能躲到樹林里嗎?
    去年,日本人是從海上登陸的,離我家不遠,打了七天七夜,炮聲越來越近,我爺娘帶著我和我阿妹逃難。日本兵從后面追了上來,大家拼了命地逃,我被人群沖到了一個水溝里。日本人的飛機來了,很多人往樹林里躲,我爺娘帶著阿妹也躲了進去。樹林里全是人。飛機扔了一串炸彈,轟的一下,整個樹林全飛上了天。很多冒煙的人尖叫著爬出樹林,還有人在火里面跳,跳著跳著,就倒了下去。
    我懂了。芳蕙說。
    小孩講完這些,睡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被講話聲驚醒。那聲音一聽就知道是福元。福元說,我要背他出來,他不肯,給了我一份名單,全是我們的人,然后讓我快走,我來不及出鎮,只得躲進茶館,孫慶榮的兵進了大隊長家,綁了他,在后院開了槍。大隊長是條漢子啊,福元邊哭邊說。
    小孩爬起來,向祠堂外跑去,被芳蕙的腿絆了一下,直刺刺撲倒在地,摔岔了氣,喊不出聲音來。芳蕙連忙爬過來看他,往他背上拍了好久,小孩放聲大哭。
    司令都不知道我能跳過木箱了。
                                                                   (有刪改)         
    6.下列對小說相關內容的理解,正確的一項是(3分)
    A.小孩年紀小,還不能要刀玩槍,所以大隊長才讓他讀書寫字、游泳跳馬。
    B.福元在林中就不夠警覺,又未能及時數出大隊長,說明他斗爭經驗不足。
    C芳惠的報信是情節發展的關及時救情報、福元趕去教人都與之有關。
    D.王大貴接到小孩的情報,卻未能小孩達情長,這導致了大隊長被捕餐牲。
    7.下列對小說藝術特色的分析鑒賞,不正確的一項是(3分)
    A.大隊長是體育教員,副隊長是讀書郎,小說強調了他們普通群眾的身份,小中見大,展現了全民抗戰的時代特征。
    B.小說借小孩之口講述福元步槍的來歷,更能突顯兩個隊長身上的傳奇色彩,也體現了小孩對他們的仰慕之情。
    C.小孩講述隨父母逃難的經歷,既呼應了前文他在飛機轟炸中的表現,也為他一心想要抗日殺敵提供了合理解釋。
    D.小說有多處景物描寫,穿插在故事進程中,交待了人物活動的自然環境,體現了時間的變化,也舒緩了敘事節奏。
    8.小說反復寫到“跳馬”,有什么好處?請簡析。(4分)



    9.小孩與大隊長誰才是小說的主人公?請結合作品談談你的看法。(6分)
    ------分隔線----------------------------
    ? 处破女免费观看
      <acronym id="euulo"></acronym>
      <acronym id="euulo"></acronym>
    1. <p id="euulo"></p>
    2. <acronym id="euulo"><label id="euulo"></label></acronym>
      <output id="euulo"></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