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uulo"></acronym>
    <acronym id="euulo"></acronym>
  1. <p id="euulo"></p>
  2. <acronym id="euulo"><label id="euulo"></label></acronym>
    <output id="euulo"></output>
    ?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習資料 > 高中語文試題 >

    蘇州市2021-2022學年高三上學期期末語文試題及參考答案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xizangzt.com    發布時間:2022-03-03 09:30
    蘇州市2021-2022學年高三上學期期末語文試題
    一、非連續性文本閱讀
    閱讀下面的文字,完成下面小題。
    材料一:
    2011年9月19日晚,第八屆茅盾文學獎頒獎典禮在京舉行。在互聯網上風生水起的網絡文學,多少顯得有些“落寞”。這一屆茅盾文學獎首度吸納網絡文學作品參與評選,一共有7部作品,結果無一斬獲,僅僅是在176部作品名錄上露了一下臉而已。
    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在茅盾文學獎中同臺競技,從目前的情形看是難有勝算的。究其原因,從評獎性質上看,國內各大文學獎項說到底還是屬于“專家獎”的范圍,其評選機制和遴選標準都是基于文學傳統和社會期待而設置的。如茅盾文學獎的評選,要求作品擁有思想性與藝術性的完美統一,注重思想的深刻內涵,要有切入社稷民生的歷史擔當和人性溫暖,以及藝術審美的精致與創新等。這些顯然不是網絡文學的強項。
    “自娛以娛人”的網絡寫作,其長處不在于精致和深刻,而在于市場、大眾、草根的認同和廣泛參與。從《詩經》算起,我國傳統的精英文學已經走了兩千多年,而漢語網絡文學的成長期還不到二十年。兩種文學的創作方式、功能模式、發展水平和品相質地都存在較大差異,現在卻要求用同一個評價標準去衡量,網絡文學顯然處于弱勢。
    且不說這次參評的幾部作品是否真能代表浩如煙海的網絡小說的創作實績,單就本次參評作品要求必須是已經完成并公開出版的紙質出版物而言,這個前提就基本上預設了網絡小說的“命運”。因為網絡小說可以是超文本和多媒體的,可以連載和續寫,其生命活力永遠存活于網上,點擊率才是網站、寫手和網民品評作品的基本“標的”。
    于是,就難免出現這樣的質疑:既然參評的網絡小說都沒有走得更遠,茅盾文學獎是否過于“陽春白雪”了?
    是的,茅盾文學獎就是文學界陽春白雪式的“專家獎”或“精英獎”。吸納網絡小說參與這種評獎是必要的,作為數字傳媒時代最具大眾趣味的網絡文學落選于這樣的獎項也屬正常。需要關注的也許是網絡文學參評茅盾文學獎背后的意義,即對于優化當今文學生態的意義和對網絡文學本身發展的意義。
    茅盾文學獎對網絡文學敞開大門,意味著傳統文學對網絡新媒體文學的身份認可,有助于改變兩者彼此觀望、不相往來的格局,實現兩種文學相互交流、切磋砥礪、融合互補,促進網絡寫手學習傳統文學,也引導傳統作家和評論家走近網絡文學,從而改善和優化媒介融合語境中的文學生態,讓兩種文學在有些低迷的文學市場上“抱團取暖”,共創繁榮。
    當代文學經歷的“網絡洗禮”,既能使陷入瓶頸的傳統文學獲得重現輝煌的機遇和力量,亦能使泥沙俱下的網絡文學提升審美與文化素質。網絡文學和傳統文學,通過茅盾文學獎這個比對平臺,讓傳統文學意識到,文學有關人的心靈從來可以由不同的道口進入,網絡霸權不好,媒介歧視也不對,應該對網絡寫作投以理性的目光,給予必要的關注和激勵。
    對于網絡文學而言,也可以在這個機會均等的評審中檢視水平,看出差距,意識到作品未能入圍,不在于它是否出自網絡或有網絡的特征,而在于少了一些文學的品質。這樣,傳統文學與網絡文學就可以從昔日的觀望、對視走上了解、交流、融通和互滲互補之路。這對于整個中國文壇來說,是一件值得稱道的事。
    統計表明,我國網民總數已超過4.85億,網絡文學的寫手人數、原創作品存量、在線閱讀人群和文學網站的訪問量屢創新高。同時也不能不看到,今天的網絡文學雖然在“量”上已經占據文壇的大半壁江山,但在“質”上還無法與傳統文學抗衡。網絡文學要成為人類文學史上一個有價值承載的歷史節點,在贏得受眾的同時贏得尊重,進而從點擊率、注意力走向影響力和文學創新力,還需要消除自身的一些局限。
    (摘編自歐陽友權《網絡文學,離茅盾文學獎有多遠?》)
    材料二:
    中國網絡文學是源于中國傳統通俗文學、承接中國現當代通俗文學發展而來的通俗文學。作為中國文學的一種文類,傳統通俗文學已形成自己的美學范式。網絡文學承接傳統通俗文學的美學范式進行創作,具有通俗化、類型化、故事敘事等特征。由于具有后發優勢,傳統通俗小說中的“典型情節”常被網絡小說化用。
    作為一種文學類型,從敘事類型和敘事模式上分析中國網絡文學對現當代通俗文學的傳承應更有說服力。自20世紀20年代開始,延續著傳統通俗文學而來的現當代通俗文學,形成了新的類型和敘事模式。社會小說、武俠小說、偵探小說、歷史小說、言情小說和科幻小說是現當代通俗文學的六大類型。網絡文學承接這六大類型繼續向前發展。例如,網絡玄幻小說可看作現當代武俠小說和神魔小說的結合體。網絡文學繼承了張恨水、瓊瑤式的言情浪漫,然而,這種浪漫情愫已不是道德評判標準或人生終極理想,而只作為一種青春的線索存在于個人情感的抒發和人生目標的追求中。歷史環境、歷史人物、歷史事件也是網絡歷史小說的創作素材,但歷史的真實這一曾被歷史小說視為生命的元素,卻在某種程度上被網絡歷史小說懸置起來。
    (摘編自湯哲聲《中國網絡文學屬性再思考》)
    1.下列對材料一相關內容的理解和分析,正確的一項是(     )
    A.茅盾文學獎的評選機制體現了某種文學傳統,網絡文學創作與這一傳統的距離是無法改變的。
    B.網絡文學作品終究無緣茅盾文學獎,在作者看來,這雖是意料中的事,但依然讓人很難接受。
    C.茅盾文學獎吸納網絡文學作品參與評選,這對繁榮傳統文學和提升網絡文學質量都是有益的。
    D.出自網絡或有網絡特征,追求市場、大眾、草根認同,決定了網絡文學難以入圍茅盾文學獎。
    2.根據材料內容,下列說法不正確的一項是(     )
    A.中國網絡文學并非無根之木,而與中國傳統通俗文學相比,它有著一定的后發優勢。
    B.作為網絡時代新生事物的網絡文學創作,它屬于通俗文學創作,有著類型化特征。
    C.網絡歷史小說無視歷史真實,這種很不嚴肅的創作態度,勢必會影響其質量和發展。
    D.中國網絡文學是對現當代通俗文學的傳承和發展,比如它的玄幻小說就體現了這一點。
    3.結合材料內容,下列選項中能支持材料二觀點的一項是(     )
    A.網絡小說《誅仙》的序章通過講述天下玄理來引入正文。
    B.金庸小說在報紙上連載前出版了需要付費提前閱讀的“爬頭本”。
    C.張恨水《啼笑因緣》的結尾是眾多讀者通過來信共同參與的。
    D.網絡小說《盜墓筆記》中有大量作者都無法自圓其說的情節。
    4.請簡要分析材料一的行文思路。
    5.結合兩則材料,探究網絡文學讀者的閱讀偏好。
    二、文學類閱讀-單文本
    閱讀下面的文本,完成下面小題。
    高原騎手(節選)
    湯成難
    八月到來的時候,嘉措已經能夠騎著扎日去放羊了。
    這一切都是慢慢發生的,嘉措甚至記不得扎日什么時候邁出的第一步。嘉措沒有給扎日系上韁繩,也不需要扯嚼子,他只要兩腿輕輕一夾,后腳跟碰一碰,扎日就知道跑起來了。他們逐漸熟悉了草原上每一條恣意的溪流、每一棵倔強的梭梭柴、每一塊裸露在外的孤傲石頭。他們會在水花飛濺中穿過溝底的河流,再飛奔到遠處的屬于他們的噶瑪坡上。噶瑪坡非常安靜,風從坡上刮過,只留下涼爽。嘉措看書,或者發發呆,扎日就在離他不遠的地方啃草。遠處,有人在騎馬,有人在趕羊,卻與他們毫不相干。
    躺累了,嘉措便繞著山坡走一圈。這個低矮的卻有著明顯分界線的小山坡恍若嘉措的領土。他想起曾在書上看過的故事,那個一天看四十三次日落的小王子。嘉措想,噶瑪坡就是他的星球吧?但是,他一點都不孤單,因為他有扎日。
    比賽快要臨近時,嘉措帶扎日去溪邊洗了個澡。草原上的中午已經非常炎熱,熱氣蒸騰在草地上空,遠處被日光灼出一片空茫。嘉措先把自己的衣服脫下,再將扎日牽到淺水處,嘉措制作了一只簡易的舀子——由半只皮球和一截木棍構成。水從扎日的脊背流過,像長著小腳丫似的,在它黑黑的毛發上奔跑,小腳丫經過之處,毛乖順地貼在皮上。扎日充分享受著這舒服的時刻,在水中一動不動,任其擺布。
    嘉措想起扎日年輕的時候,由阿木乎的那輛皮卡送過來,也是在傍晚,嘉措原本和多吉玩捉迷藏,多吉又悄悄溜掉了,不見蹤影,留下嘉措孤零零一個人。扎日從皮卡下來的時候一副桀驁不馴的樣子,它的身材壯碩,全身烏黑的毛像南方絲綢一樣光滑。扎日抬頭叫了幾聲,像是打招呼,又像表示某種不屑。這些年,扎日一直不太合群,處處顯得格格不入。嘉措還記得扎日被鞭打的那次,轉場時,它故意將身上的重物甩到地上,幾只酥油茶碗摔得稀碎,扎日被阿爸抽了好幾鞭子。
    這個下午,有關扎日的記憶像閘門一樣打開,嘉措一邊洗刷著,一邊回憶;一邊回憶,一邊向扎日講述。草原上靜悄悄的,只有嘉措和扎日的低語,以及水流輕快奔向遠處的聲音。
    他們在太陽落山前回到帳篷,阿媽把牛羊趕進圈里,阿爸正盤腿坐在桌子旁、手里拿著一張羊皮在搓揉。這是一張熟過的皮子,經過搓揉會變得柔軟細膩,仿佛絲綢一般。阿爸見嘉措進來,說這是給他做“擦日”藏袍用的,現在還差兩張羊羔皮就準備妥當了。羊皮在阿爸紫甘蔗一樣粗笨的手指下逐漸軟沓,嘉措坐在一側出神地看著,仿佛那種柔軟是從阿爸粗糙的手指里流淌出來的。嘉措將手伸過去,輕輕撫摩著,手指頓時被一種柔滑的感覺給俘虜。
    比賽的日子終于到了,一百多頭牦牛參加了這場盛會。牦牛們被精心打扮,長而彎的牛角上系上了各色彩綢,表示奪魁在望。除了那些十二三歲的靈敏體輕的少年騎手,草原上還站滿了觀戰的人。人們身穿藏袍,有的腰上扎了紅帶,腳蹬皮靴,神采奕奕。在人們看來,這不僅僅是比賽,還是祖毛乃則山下的盛大慶典。
    牦牛和它們的騎手都一字排開了,螺號聲聲,祭壇里煨起了桑煙,發號施令的槍就要打響。嘉措站在起跑線上,看著不遠處的終點,陽光正鋪灑在這條被兩側的觀眾簇擁的“道路”上、每一個草尖都變得亮瑩瑩的。
    突然,嘉措看見了遠處的噶瑪坡,雖然它那么矮小,那么不起眼,但此刻,卻像一顆星球正要從草原上緩緩升起。
    槍聲響了,嘉措腿輕輕一夾,扎日便向前跑去,草葉和泥土在牛蹄下翻卷上來。耳邊充滿歡呼聲,分不清每一縷歡呼該分配給哪一個騎手,或許人們并不是給某個特定騎手加油,而是通過這樣的吶喊表達一種興奮。牦牛們有的向前奔跑,有的還愣在原處,它們不像馬,天生就有方向感,或許正是這種愣頭愣腦的樣子更引起人們的陣陣尖叫和哄笑。
    終點處人們揮著彩旗,呼喊著“秀加不、秀加不”(加油的意思)。吶喊聲震耳欲聾,風馬紙(藏地用于祈禱的物品)漫天飛舞。五彩的旗子就在前方,歡呼聲更熱烈了,嘉措感覺自己瞬間長高了,變得頂天立地。他看見熟悉的溪水永不停息地向前;看見草地上的牛羊都轉過腦袋看向他;還看見陽光從噶瑪坡后面照過來,給它鑲上了一道金邊。
    嘉措分明感到自己的腿在這個時候輕輕一夾,右腳在扎日肚皮上一碰,以他們慣常的默契,這是向右轉彎的意思。果然,扎日偏離了主道,向噶瑪坡的方向奔去。松軟的草皮帶著綠草和花朵在他們身后雨點般地濺向空中。人們也發現這個沖在最前面就要奪魁的騎手偏離了方向,發出驚訝和著急的叫聲,但嘉措并不去管這些,當然,也管不了這些。這個時候,他的腦海里都是那個晚上的歌聲,他從同德縣的央扎西舅舅家走向草原的夜晚,分不清是舅舅的歌聲還是自己的,歌聲悠長,久久回蕩在天地之間:
    十五的月亮將西沉,是東方的太陽要升起來了……
    (有刪改)
    6.下列對小說相關內容的理解,正確的一項是(     )
    A.小說敘寫嘉措騎牦牛的情景,如兩腿“輕輕一夾”、用腳“一碰”,“扎日就知道跑起來了”,意在表現人與牛的默契,突出他騎術高超。
    B.文中細致地描寫比賽前嘉措耐心地給扎日洗澡,引出了后文的回憶,扎日在洗澡時的溫順與它剛來時的“桀驁不馴”形成對比,耐人尋味。
    C.阿爸反復揉搓羊皮使之變得細軟,來給嘉措做“擦日”藏袍,這是一種獨特的草原文化,意味著一個孩子要經歷無數考驗才能獲得成長。
    D.小說結尾寫嘉措和扎日在即將奪魁時偏離了目的地,“向噶瑪坡的方向奔去”,是因為往昔的歌聲喚醒并堅定了他的內心選擇,意蘊豐富。
    7.下列對小說藝術特色的分析鑒賞,不正確的一項是(     )
    A.小說后半部分濃墨重彩敘寫牦牛盛會,著力渲染比賽的熱烈氣氛,為故事發展蓄勢,能激發讀者的閱讀興趣和期待。
    B.小說運用了比喻、擬人、排比等多種修辭手法,寫景寫物生動形象,語言具有詩意之美,展現了高原的地域特色。
    C.開賽前陽光鋪灑,“每一個草尖都變得亮瑩瑩的”,比賽中陽光給噶瑪坡“鑲上了一道金邊”,暗示嘉措對比賽的信心。
    D.小說用豐富的心理描寫來塑造人物,回憶和現實穿插,拓展了小說的表達空間,展現了一個草原騎手的成長過程。
    8.小說為什么反復提及“噶瑪坡”?請結合文本加以分析。
    9.有人認為湯成難小說有著“平淡而雋永”的特點,請結合文本,簡要分析這一特點。
    ------分隔線----------------------------
    ? 处破女免费观看
      <acronym id="euulo"></acronym>
      <acronym id="euulo"></acronym>
    1. <p id="euulo"></p>
    2. <acronym id="euulo"><label id="euulo"></label></acronym>
      <output id="euulo"></output>